玫瑰小镇游戏

北非迷情(五):从非洲荷里活瓦尔扎扎特到玫瑰小镇凯拉-姆贡纳

从摩洛哥南方重镇马拉喀什向撒哈拉沙漠进军,经典线路便是沿着法国人当年修建的N9公路向东翻越北非屏障阿特拉斯山,经瓦尔扎扎特抵达撒哈拉之门??梅祖卡。在艾本哈杜村游逛了两个钟头左右,男士们风尘仆仆,意犹未尽,美女们则晒得面红耳赤、香汗淋漓,尽管都想在此目睹落日西沉的壮观景色,但是为了整个行程的有序衔接,在领队催促下,大家还是恋恋不舍地在下午三点半告别这个印象深刻的古村,坐上大巴向下一站??瓦尔扎扎特进发。

这段行程对于热爱《夺宝奇兵》以及《木乃伊》等系列沙漠传奇大片的影迷来说,可谓是一条寻梦之旅,因为瓦尔扎扎特不仅是撒哈拉沙漠西大门最后一个重要的补给站,同时也是一个在电视电影圈中炙手可热的影视拍摄基地。

艾本哈杜村至瓦尔扎扎特大约只有20多公里路程,入城公路转盘中央那醒目的Action场记板雕塑,分明在告知你它在业界中的显赫地位。

著名的瓦尔扎扎特电影城建有多处影视基地,其中最著名的一处是1983年成立的Atlas Studios,另一处则是2004年修建的新电影城CLA Studios。

在瓦尔扎扎特城外,建有北非最好的电影学校。本打算逐一参观该市西郊名闻遐迩的几大电影城,可是Atlas Studios和CLA Studios两座影视城都有剧组入驻拍片,只能退而求其次喽。

领队打听到MUSEUM OF CINEMA OUARZATE国家电影博物馆还未闭馆,于是大伙匆匆赶往该处。

自打由大卫?里恩执导,彼德?奥图、亚利克?基尼斯等主演的冒险大片《阿拉伯的劳伦斯》在摩洛哥取景拍摄,大获成功后,无数好莱坞导演开始将目光投向瓦尔扎扎特这个位于北非撒哈拉沙漠西缘的沙漠小镇,《角斗士》、《埃及艳后》、《亚历山大》、《波斯王子》等近百部电影在此拍摄后,瓦尔扎扎特一跃成为世界最火爆的影视基地之一,电影小城、非洲好莱坞等称号随之黄袍加身,摩洛哥政府也顺势而为,将此打造成国际范的影视城。

城郊处的MUSEUM OF CINEMA OUARZATE于1997年开馆,它既是电影博物馆,也是瓦尔扎扎特一处重要的电影拍摄基地,历史上有许多重要的国际大片在此诞生,而馆藏的大量珍贵道具和摄影器材以及相关资料,使得该馆成为名副其实的电影博物馆。

博物馆为几块相对独立的院落组成,彼此由拜占庭风格的高大通廊相连接,曲折回旋,一步一景,颇有引人入胜之妙感。

博物馆分为几大场馆,包括古埃及和古罗马帝国以及器材服装道具等展馆,古旧的狮身人面像,虽说质感差强人意,但仿真程度却令人惊叹,在电影中加上后期制作,自然令人真假莫辨。

米黄色的清真寺高墙下,摆放着几尊锈迹斑斑的铜炮,两旁有制作略显粗糙的古埃及神女像,半蹲着身子扇动翅膀,不过电影的魅力就在于化腐朽为神奇??人类天生就喜欢只看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哪怕它是假的。

跨进罗马帝国馆,仿佛一步就跨入了《斯巴达克斯》中两千多年前的角斗士训练场,规模不大,但是很有沧桑感,很多似曾相识的感觉随着视觉转换,就如同真实的场景或电影在眼前闪现。

好莱坞大片《角斗士》曾在这里拍摄,由奥斯卡影帝罗素?克劳饰演的马克西默斯从昔日的大将军沦为一名奴隶,并在这里被训练成为一名角斗士,忍辱负重苟且偷生并最终手刃杀害妻儿的仇人康默迪乌斯,非常具有艺术感染力。精彩的演出和精良的制作以及场景的真实再现成就了这部气势恢宏的史诗电影。

博物馆除了保存完好的布景、服装、器皿等道具,一些房间还悬挂在此取景的剧照,让人情景结合更加了解瓦尔扎扎特的影视历程。博物馆还收藏着摩洛哥第一部摄影机、放映机、早期胶片冲印设备以及大量文物道具,这些无疑是瓦尔扎扎特以及摩洛哥电影发展史的最好见证。

角斗士训练场下是关押奴隶的牢房,铁门石墙,锈迹斑驳,阴森恐怖,从顶棚透过的光仍不足以照亮,所以把光圈调至2.8、感光调高至3200,勉强才达到八分之一秒的快门,据说这间牢房还曾作为电影《拿撒勒的耶稣》中关押耶稣的布景哦!

穿越罗马帝国??《四片羽毛》、《寻找宝石》、《情陷撒哈拉》、《尼罗河宝石》、《星球大战》、《谎言之躯》、《波斯王子》等如雷贯耳的大作在瓦尔扎扎特这小小的弹丸之地诞生,不可谓不是奇迹!

正如电影博物馆馆长介绍,瓦尔扎扎特有着关于拍摄多种题材电影的地形地貌、人文风情等丰富自然资源,这里交通便利,除了公路还建有机场(这在沙漠边缘极为罕见),因此越来越吸引世界各地的电影制片方到此拍摄影片。

据馆长玛吾勒尼德先生介绍,MUSEUM OF CINEMA OUARZATE既是国家电影博物馆,也是一处重要的电影拍摄基地,该馆于1997年开启,有许多重要的国际大片在此诞生,可以说几大电影城的存在,使得瓦尔扎扎特成为名副其实的非洲荷里活。

这可是埃及艳后的香闺?除了这些保存完好的布景,一些房间还悬挂在这里拍摄的影片剧照,让人情景结合更加了解瓦尔扎扎特的影视历程。博物馆还保存有摩洛哥第一部摄影机、放映机、早期胶片冲印设备以及大量拍摄道具,这些无疑是摩洛哥及瓦尔扎扎特电影发展史的最好见证。

据介绍,瓦尔扎扎特不仅被电影界评价为“电影制片人的天堂”,还因为这里有非常抢手的建筑工人、油漆工、专业的群众演员和电影技术人员。此外,瓦尔扎扎特已将电影和旅游纳入支柱产业,摩洛哥政府也大力支持本国电影业发展,并且可为外国剧组减免税收,为战争题材电影提供真枪实弹的军事装备以及人员。

尽管这座城市仍然略显荒凉,但当地人那种炙热的电影情怀,却在金黄的土墙和沙漠中延续并蓬勃生长!

踏着夕阳余晖回到下榻瓦尔扎扎特的Kenzi Azghor四星酒店,尽管有些疲乏,但是大家都处于超级兴奋状态??这才是心中的非洲嘛!

Kenzi Azghor肯兹阿霍酒店位于瓦尔扎扎特城中心,距机场不到两公里,拥有一座享有独特美景的全景露台、一座室外游泳池以及可以提供热浴盆、土耳其浴室和按摩理疗服务的健康中心,露台位置极佳,端杯咖啡,凭栏而坐,观星赏月,实为快事。

电影和旅游产业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在Kenzi Azghor肯兹阿霍酒店以西几百米,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夜市。用过晚餐,大伙三三两两邀约着去逛逛。

入夜后的小广场,自发形成一个繁忙而不喧闹的市场,Made in China的拖鞋、服装在这里甚为畅销。

见到东方面孔,除了妇女比较拒绝拍照和攀谈外,小贩们殷勤地用日语、韩语和中文打着招呼,据说《红海行动》在这里拍摄后,当地人对中国人的好感和亲切度似乎增加不少。

夜晚的瓦尔扎扎特宁静而安详,星空伴着明月交替着值守苍穹的任务。

夜半,窗外仍是灯火辉煌,干脆走到露台,瘫倒在躺椅上静静欣赏瓦尔扎扎特的迷人夜色。淡淡的星河蹦出一滴流星泪,在月色压迫下黯然退场,点点街灯则在小光圈长曝光中迸散出耀眼的星芒!

清晨的瓦尔扎扎特凉风习习,空气薄凉,月华似水,椰影摇曳,东方喷薄欲出的朝阳已然蓄势待发,准备喷薄而出!

天际挥洒出几道玫瑰红,黛青色的天空逐渐透出些粉亮,于是空气中也便多了几丝温情暧昧的味道:沙含清露寒犹微,梦醒长庚天欲晓,淡月朦胧暖霞侵,明透棕榈思渺渺。

青蓝、暗紫、橘黄、赤红,这些排头兵、先锋队层层将东方渲染,而这所有的华丽铺垫,只为等待太阳神那最后的一跳。这一刻,风停了,树静了,仙人掌和镂空花瓶的造型亦摆好了,我的太阳,就等你闪亮登场!

东方的鱼肚白来不及正装亮相,西南天空已被喧宾夺主的彩霞辟为主场,朝阳依然深藏不露,谁能夺得C位就看谁更嚣张!唉!这场本该完美的日出却没机会看了!因为守时的我必须走啦,去撒哈拉的大巴约定时间到啦,只好遗憾滴说goodbye!

早餐过后,登上大巴顺N9公路沿着达代斯河继续向撒哈拉进发,半个多小时后,荒芜渐渐消失,眼前开始出现簇簇椰枣树和密集的红褐色民居。

路边的公厕很有特色,就问你认识写的什么吗?

芦苇和仙人掌在干涸的河床边相伴而生,在死寂的枯黄中透出生命的妖娆。

行驶80公里左右,街心转盘的玫瑰花雕塑显示到达了传说中的玫瑰小镇??凯拉-姆贡纳小镇。

凯拉玫瑰小镇是隐藏于大阿特拉斯山脉中玫瑰谷的起点,这里以盛产引进自叙利亚大马士革粉红玫瑰以及精油等附属产品闻名全球,也是摩洛哥的一大特色名片。

来自各地的玫瑰花收购者,在大片花海中穿来穿去,把数不清的玫瑰花瓣尽量地铺展开晒干。不久后,这些花瓣就将被运往摩洛哥各大酒店里,盛放在洁净的香薰瓷罐中,让每一位到达那里的客人,从呼吸永生难忘的玫瑰花香开始新的旅程。

据说每年五、六月的玫瑰节期间,这里就飘满浓郁的玫瑰芬芳,人们将这迷人的气息称之为来自天堂的味道。古今中外,玫瑰都是象征爱情和点燃生命激情、充满愉悦和幻想的浪漫花卉,凯拉玫瑰小镇的人们总是及时地把玫瑰花朵晒干留住它的馨香,然后盛放在香薰陶罐中待价而沽,而来自各地的玫瑰花收购者便徜徉在这花的海洋尽情选购。

凯拉小镇所产的优质玫瑰花瓣每2000公斤可用蒸馏法提取出1公斤的香精油,它和保加利亚玫瑰精油一同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香精油。玫瑰香精油可广泛运用到香雾、香露、乳液、香水、香膏等产品,圣罗兰的巴黎香水、香奈儿的5号玫瑰中调、卡地亚的唯我独尊、伊丽莎白雅顿的第五大道......那独一无二的王者之香,无不让一亲芳泽的人心醉神迷!这里还会举办一年一度的玫瑰小姐大赛,据说志玲姐曾受邀参赛,却因过于骨感,被当地以肥壮为美的评审标准所淘汰,只得含恨离去(估计贾玲姐来参赛方有夺冠可能哈!)风里飘着香,甜里裹着蜜,沐浴着芬芳,告别风情万种的玫瑰小镇继续前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